电子小说吧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电子小说吧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暗卫入罗帷 by:懦弱宫女

时间:2019-10-29 08:35 标签:
文案: 这一路不太平,有时候是他护着我, 有时候,是我护着他。 这是一个柔弱女主,和暗卫首领的故事。 不是清水,有一点点情,色。 内容标签: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:主角: ┃ 配角: ┃ 其它: 第1章 乌云像一块望不到头的幕布,在沐
文案:
这一路不太平,有时候是他护着我,
有时候,是我护着他。
这是一个柔弱女主,和暗卫首领的故事。
不是清水,有一点点情,色。
 
内容标签: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复仇虐渣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 
 
第1章 
  乌云像一块望不到头的幕布,在沐州城上徘徊了半个月,终于泼下雨来,肆意砸打着青灰色的瓦片和砖墙。
  锦幔冻得直跺脚,一进屋就呵着手说:“这哪里是雨,分明是针,根根都刺在我身上。”她虽然冷得发抖,目光却很柔和,在烛火的映照下多了几分灵动。
  陈妈妈搓着手问:“蚕室可好?”
  “好的。”
  蚕室有暖炉护着,又有四个棉屏风,蚕种一个个黏在布上,不会说话不会动,有什么不好的。只是… …
  只是刚才那件事,着实把她吓了一跳,锦幔拿起门栓,把门扣死。
  “陈妈妈,”她放慢了语速,斟酌着怎么说才不至于吓到她:“陈妈妈,这几天你… …你睡得怎么样?”
  “好啊。怎么了?”
  “没… …没什么… …”锦幔拢了拢头发,迟疑道:“我这几天没睡好,总做梦。”
  “你这孩子,明天就是腊月十二了,怎么还有力气做梦。”
  锦幔“哦”了一声,这几日她睡得不好,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她,有时候,她分明觉得耳边有风,一回头,却没有看见半个人。
  可是就在刚才… …在蚕室,她竟然闻到了一种… …一种悠远而绵长的香气。那香气从她耳后袭来,在身后绕了一圈,归于无形。
  偌大的蚕室,只有她的影子在动,轻盈地划过一张张铺满桑叶的竹扁。
  可是她愿以x_ing命发誓,自己真的,真的闻到了人的气息!
  她们养蚕的人,要依着天上的雨露、地上的时节,多多少少有点迷信,规矩也是极多的。身为“蚕妇”,不可以择苦菜,不可以碰油腻之物,不可以佩戴香囊。
  她是专门侍奉御贡翡翠蚕的女孩,更是要谨言慎行,读书习字,守身如玉,免得沾染到市井的俗气。
  是以家里处处洁净,从来不用熏香。
  那个味道必不是家里人的。
  “陈妈妈……我……”
  “你你你。”陈妈妈如没事人一般,指着床边热气腾腾的大锅,说:“明日就要选蚕种了,夫人吩咐阖府沐浴,水都送来了。”
  这水来之不易,是水贩子从沐河里一担一担挑来的,在厨房里烧了一整天,只烧了二十来锅,那些新来的小丫头都很羡慕她,她们要么洗凉水,要么洗别人剩下的。
  腊月十二对养蚕的人家来说,是过年一样的大日子。他们要取盐水泡蚕卵,一是消毒,二是筛选。那些弱些的蚕卵大多挨不过这道,就此死去,以后也不用耗费桑叶来喂它。
  这么重要的日子,锦幔当然是要沐浴的,可是……她捏紧领口,有点担心。
  “会不会被人看到啊?”
  “你就宽心吧!妈妈我几时看过你。”陈妈妈挽起袖子,帮她倒水,水汽渐渐弥漫开来,如烟雾一般缭绕在她身边,很快又消散了,再摸时,水已经没那么热了。
  “你到底洗不洗?”
  “洗。”
  锦幔找出七八支蜡烛,一一点亮,又拉着陈妈妈,把每个角落都照了一遍。
  “幔姑娘,”陈妈妈搓手道:“你在找什么呢?”
  “找人。”
  锦幔自己先笑了,她这里穷的叮当响,就一张铺着青布的旧木床,哪里藏得了人。
  她取下发簪,头发立刻如瀑布般倾泻下来,锦幔不喜欢赤,身,露,体,轻轻拢了拢头发,遮住身体。
  可是一入水,头发便漂了起来,她娇羞地抱住腿,遮住脚踝,又抱住肩,遮住稚嫩的xiong。
  “哎哟。”陈妈妈闭上眼睛说:“多大的人了,还是这般害羞?算了,你自己洗吧,我再去蚕室看看。”
  “嗯。”
  这几天都没睡好,被温水一泡,锦幔顿时被困倦包围,她软绵绵地翻了个身,露出酥酪般的背。
  陈妈妈说她背上有一块红色的痣,锦幔自己看不到,只用手摸过,是一块小小的凸起。听说是个福痣,当初李府也是看上了这点,才有意栽培她去养翡翠蚕的,翡翠蚕通体翠绿,吐出来的丝不用染色,天生带着一点淡淡的湖水绿,煮过之后,便变为通透温润的湖水蓝,女孩子穿了,整个人也变得清透起来。
  赵妃还在闺中时,就喜欢的紧,不惜千金取之,后来她进了宫,得了宠,这种绸缎便成了贡品,不得买卖,只供她一个人穿。
  锦幔当然没有资格穿。她玉指撩水,转了一圈没入水中,她小时候长在沐河边上,每次在水里看星星,无尽的天穹都好像被装进了一颗水晶珠子里,有了边际。
  自从进了府,她便很少出去了。
  陈妈妈常说,锦幔是个有福的,老爷和夫人仁厚,会养她到三十岁,然后贴份嫁妆,给她找个厚道的人嫁了。
  说不定会把她嫁给老爷身边的那个小尊,年纪相仿,长得白白净净,人也仗义,若他愿意等她到三十岁,大概老爷夫人真的会许了这桩亲。
  “小尊。”
  锦幔一共见过他三次,印象里,他总是穿着青色的衣服,带着一把细细的银剑,面无表情地站在老爷身边,像个走镖的。
  但陈妈妈说,走镖的成天风吹日晒,哪有小尊哥哥这么好的才学,这么漂亮的模样。
(电子小说吧:www.dzxs8.com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